2016年11月22日

一個國王與他的子民的故事


有一個國王喜歡健身,各種重訓讓自己看起來一身肌肉很健壯的樣子。
於是就要求他的子民也都一起健身。
子民們雖然不想但因為是國王所以還是都聽他的,就跟著國王一起健身。

國王覺得子民們為什麼看起來不開心,是不喜歡健身嗎?
就要求他的子民們要心甘情願開心地健身。
子民們就開心又心甘情願地健身了。


然後子民們就死了。



故事到此結束



=
不會啊我覺得健身很好啊

2016年11月5日

十年後沒有時光機

如果有的話,十年後的我現在應該已經來找我了吧。

如果有時光機而沒有來找我的話,大概是沒錢了吧(?)

曾經很喜歡提十年後的我,現在也無法平常心地提起了。


聰明的我可以清楚預見必然發生的未來。

愚蠢的我則無法避免這樣的未來。


心境的遊移、崩壞的靈魂、制約的慣性

因為說穿了我也只是因為自己的愚蠢造成這樣的結果罷了。

看得懂卻做不到,人類真是愚蠢啊。



這樣的必然值不值得?

爽就值得。


那不爽呢?



=
無解啊

2016年10月7日

說長不短的祭典


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隨波逐流吧。
在熙熙攘攘汲汲營營的人群中,隨著文化與習慣,就算什麼都不思考也能順利地活下來。
而自己也一樣,一樣活到現在,一樣走了這麼遠。

但這樣當然有點無聊啊,得找些事情做。
培養興趣或嗜好固然不錯,只是持續一段時間之後,雖然過程是開心的,但也相對平穩甚至平淡。
這時又需要有一些激情,那便需要祭典了。

所謂祭典就是,在一個時段裡做些平常不會或沒辦法做的事,不用太短但也不用太長。
與三五好友聚會或辦個小活動,努力練團然後參加表演,偶而出國旅行幹嘛的。
能夠在無聊的人生激起一點漣漪就夠了。

祭典就應該像夏夜的煙火一樣短暫而美好,或者正是因為其短暫所以美好。
煙火短短的幾分鐘內,不會有什麼令人不愉快的事情發生。
祭典短短的幾天、甚至幾小時內,也只需要讓自己的靈魂浸沐在這難得的體驗裡。
欣賞著、聆聽著、感受著周圍的一切,燃燒生命般地享受各種祭典過程。


說長不短的祭典總是能留下美好的回憶。
花正盛開,顏色正鮮豔,在這最熱鬧的時候。
當下感受到的精采、愉悅與激昂,此刻便是永恆了。



經歷夢境般的祭典後,漣漪消逝,心情平緩。
無聊的人生也多了一份永恆的回憶。


「さよならはじめまして」





=

林檎總是用美妙的旋律、很難懂又很難唱的歌詞,讓人思考很多事情。





2016年8月30日

是嗎,是這樣嗎

又是個沒什麼意義的日子

看到了些什麼,好像懂了些什麼

人生可能有些事情永遠過不去

先天後天生長環境造成的,可能也永遠不會改變

時代不是這樣,規則不是這樣,只能選擇活下去或者..活下去



爛死了

=

爛死了







2016年6月7日

平凡生活中的平凡思想




又到了這個一年之中最特別也最沒意義的日子。

特別的是他原本很特別,最沒意義的是他本來就沒意義。

似乎真的過了三十歲就不太在意生日這回事,甚至連年齡都不太記得了。
反正也沒差,都一樣過日子,都一樣覺得人生就這樣了。
期望的人生目標原本有很多,覺得可以一年一年邁進,也許是這些事情才讓這天顯得比較特別。
為了現實而犧牲讓目標一個一個消失,期待著為數不多的殘願能實現,也許是這種態度讓這天越來越沒意義。


人生走上了跟當初預期的方向完全不同的路。
三十歲前覺得能做點什麼,能嘗試些什麼,做了許多冒險的決定也覺得無妨。
三十歲後的這幾年覺得這就是現實,反正最會也最簡單的就是妥協過活,不再做可能錯誤的決定,或者不再做決定了。
也許錯過了什麼喜歡的人事物,但是對這個世界的瞭解也確實多了一點點。

小時候覺得長大能做很多事情,一定很精彩豐富,但事實是每天過著差不多的日子,為了一些很北七的事情而煩惱。
這種感覺大概就像原本以為FF13會超炫超好玩但其實只能一本道一樣吧。


社會很白爛,價值觀很白爛,人們很白爛,事情也很白爛,物質更白爛。
覺得也許自己有點小聰明,後來發現腦袋最有用的就是拿來應付敷衍,讓日子過得輕鬆點。
覺得自己不是個容易表現出情緒的人,後來也發現這樣剛好,畢竟所有人都直接表露情緒的話就什麼事都不用談也不用做了。
也許活著以及應付他人,盡量不要與人進行情緒化的交流,就是我的生存本能吧。
也許避免麻煩就是我的生存本能吧。

本能之外,靈魂剩餘的純粹應該只有喜歡電玩、音樂、電影了。
電玩是一種透過思考與操作完成挑戰的機制,能訓練自己看透事情本質並且達成目標的能力。
音樂能讓人放鬆,也能讓人投入,能讓人有更強更直接的感受性,可以說是人類文化的極致。
電影是一個完整且精華的故事演出,能讓人感受,能讓人放鬆,更能讓人思考。
至少在我還能繼續做這三件事情的當下,能讓自己記得我是誰。

這樣的生活說不上開心,但也不會不開心。
偶而會有一些好事壞事,但都離不開多少平淡心情的標準差。

不管怎樣,人生是走到這步了。
原本以為自己能像風一樣自由,但其實只是插在USB上的小型風扇罷了。
沒有電就不能用電腦,沒有電腦就沒有風,而我只是依賴著奇怪的物質與意識型態而運作著。

自由太奢侈了呢。


對了,標題來自於平凡生活中的不平凡思想
不過其實也不重要就是了。


嗯...就這樣吧,想到什麼就寫什麼,又廢話了一堆。
總之祝我自己生日快樂,雖然也忘記到底幾歲了。

反正也無所謂,一切都無所謂。

生日快樂啊。

=

2016/6/7 少年與不再少年的自己



2016年4月27日

平行世界的我

應該過的不錯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有抽到闇咖跟天秤座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買了PS而不是SS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很喜歡玩KOF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是個夜店咖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喜歡流行音樂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選了哲學系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去當搞笑藝人了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在四處旅行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是個作風強勢的人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在人生重要的選擇中不會連續選錯吧。

平行世界的我,應該有話直說吧。


平行世界的你們,應該過的不錯吧。




=

這樣也沒有遺憾了吧


2015年12月25日

一個人生勝組的故事

阿呆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從小就待人和善,成績優異,不會辜負任何人對他的期待。

成長過程中一直保持這個水準的阿呆,最後成了理論物理學的博士,研究著大部分人類都不太懂的事情。

最後阿呆終於獲得了諾貝爾獎。

受邀至頒獎典禮,上台時阿呆忽然說「其實我根本不喜歡物理」,接著拿出一把槍往自己腦門對準。


扣下了扳機。

藍色的地毯上沾上了阿呆的腦漿跟血。




主席見狀說道:「這下要清理有點麻煩了啊。」

於是阿呆忽然站起來,接著走出會場,拿了清洗用具進來,把自己身上噴出去的液體清理乾淨。

「對不起給各位造成麻煩了。」


阿呆說完便離開了會場。




=
於是再也沒有人看過阿呆